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影视

阴阳天师 615.第615章 那一天

发布时间:2019-10-12 20:58:10

阴阳天师 615.第615章 那一天

那一天,我在学校闲逛了许久,见到了以前在这里认识不少的人,与他们随便闲聊了两句,接着去了教学楼,去了教室,不过并没有找到林琼,询问后才知道林琼去了办理请假手续了。请大家看最全!

我站在教室外,沉吟了片刻,心念一动,灵识铺张开来,捕捉到了林琼的气息,确认她位置后,顺着气息寻找过去。

林琼似乎感受到了我的灵识,稍稍愣了一下,连忙走了出去,左右看了看,恰好见到我走来,神色中带着疑惑之色,但还是说:“阿晖,你怎么会来学校?”

“恰好无事

,来看看你。”

“当真?”林琼才不信,她可是知道我在这里的经历,以前也曾多次邀请陪着来学校,让那些接近的人知趣退去,可每次提起我都找借口避开,最后林琼只有听之任之,不再提这件事,谁想我居然自己来了。

如此,感受到我灵识后真的愣住了。

我知道她所想,不想谈这件事,倾自向前走去,林琼紧随其后。

出了教学楼,站在台阶上,望着远处,长长吐出一口气说:“世间沧桑,唯有情字最难剥离,只要有意识,谁都逃不出七情六欲,我也一样,避无法避,那么就只能去面对。”

林琼凝视着我背影,心有怜惜,心有疼痛,默默走到我身边,靠近我,握住了我的手,五指紧扣,紧紧握着,此刻只有这样或许才能让我稍稍缓解压力,只有这让才能给予我鼓励。

我强笑一声,侧头看了她一眼说:“我现在,恨不得马上解决所有事,然后与你、慕月一起归隐,这种日子我一刻都受不了了。”

林琼柔声说:“我知道,很早之前就知道了,你不喜欢这条路,走上这条路完全是被逼的,你无时无刻不想逃离,但是出于与无奈一直坚持着。”

我默然:“如果不是有你,如果不是有齐飞等人支持着我,我一个人一定会崩溃,说到这,我有些佩服我师父了,师父能走到今天,真是非常人可比。”

“啊!”忽然,身后传来一声惊叫,数个男子走了过来。

听到声音,我愕然回头看去。

为首的是一位颇为俊朗的年轻人,他上上下下打量了我半晌,目光落在林琼身上说:“林琼,他是谁?”

林琼轻笑:“男朋友。”

男学生面色一变,但转念间恢复如初,笑了起来:“你不是在开玩笑吧,他看上去并不是咱们学校的学生,而且你怎么会喜欢这种男人,一定会备胎吧,在我面前根本不需要这样。”

“有些饿了,去吃点东西吧。”我直接无视了这些人,对林琼说了一句,拉着她走向台阶。

自从林琼入道,自从林琼得以传承,气质大变,再不似普通人,彷如仙子般在俗世亭亭玉立,普通人见之岂能不惊艳,追求在所难免,若只为这点我便动气,那我便不是修道者了。

何况,我能阻止教训一个,那么两个、三个、多个呢?

我和林琼经历过大起大落,大悲大喜,诸多磨难,若只有这点便能使我们分开,那就大错特错了。

“站住!”

一声大喝,那些学生上前,堵住了我们的路。

林琼淡淡说:“你们找死不成。”

“哼!我只是想看看这人究竟有什么资格站在你身边,有什么本事配得上你。”

“说的不错,大家都怕你被骗。”

“够了。”林琼大怒,这段时间为了诸事我已经烦心不已,如今还要被这些俗世烦,她如何不怒。“你们听着,马上滚,否则,别怪我不客气。”

我凝神看去,心中着实有些不耐烦,微微抬起头,捏了个法诀,诸人再也不能言语,我淡淡开口:“半个小时你们就能说话了,若是在烦,就让你们一辈子说不出话来。”

诸人惊恐,可无论他们怎么张嘴,都发不出言语,看我如看妖魔般,四处散了。

我冷漠看着那些人,心底没来由生出万分厌恶。

有些人就是这样,不理会你反而会得寸进尺,只有狠狠打的你不要不要的,才会让你闭嘴。

苍蝇没有了,吃饭的心思也淡了很多。

林琼歉意说:“对不起哦,让你烦心了,以后不会这个样子了,别生气啦,我们去吃好吃的。”

“去逛街吧。”我紧皱的眉头舒展,露出了笑意,趁有时间多陪陪她们也好,或许等去了长生门,接下来就再也没时间,和林琼一起回到车旁,上车开出了校园。

我们结伴去了购物中心,大肆刷卡购物,又去了游乐场玩乐,直到天黑之后我们亦是不想回去,去了附近的酒吧。

酒吧非常热闹。

我们找了个地方,要了许多的酒,大肆畅饮着,好像要将以前发生过所有不开心的事以酒来消愁,驱除一切烦心事。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们都有了一些醉意,脸色泛红趴在桌上。

砰!

一只手搭在了林琼肩膀上,林琼醉醺醺看去,却是一个痞子打扮的年轻人,一脸贱笑地看着林琼,双目放光,“嗨,美女,一个人啊,要不要哥哥陪你啊。”

林琼呵呵一笑,向我看了过来,手拽住了我衣袖说:“阿晖,人家要陪我们,你的意思呢?”

“嗯?”年轻人皱眉看去,暗道原来还有一个人,不过竟然是一个醉鬼,不由鄙夷嗤笑起来,“什么玩意,滚蛋,美女,还是由哥哥来陪你吧。”

忽然,猛然间,我心念一动,全身都紧绷起来,体内黑色灵力自动运转,行周天循环,眨眼间瓦解了酒意。我以闪电般的速度转身,探手而出,如形如幻,从年轻人左肩膀穿过,又猛然收回,指缝间捏着一枚铜钱。

林琼亦是跟着以灵力清醒酒意,站在了我身后。

反而那年轻人,吓傻了般愣在那里。

我直接无视,错开他身体向外走去,林琼紧随其后。

“站住!”那年轻人仿佛遭受到了极大的侮辱,回过神来转过身大吼,且一伸手,数人站在了他周围,可是,年轻人见我们无视,一伸手抓住酒瓶子冲了过来。

在触及我那一刻,我猛然反身,灵力喷吐。

轰!

所有人被巨大的力道震飞了出去,摔倒在各处,顿时场面一片骚乱,我冷然:“年轻人火气旺,但别那么不自量力。”我转身与林琼走出了酒吧,没人敢上前拦一步。

林琼问:“发生了什么事?”

“有个朋友来了,你先开车回去,我去去就来。”未等林琼开口,我身化如风,眨眼间便消失在原地。

林琼无奈,只有从命。

片刻,我站在一栋高楼大厦上,扫视八方,面无表情说:“何兴,出来吧。”

百色治疗男科费用
鸡西治疗妇科医院哪家好
石嘴山治疗妇科医院
百色治疗男科医院
鸡西治疗宫颈糜烂方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