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网红

永州千年古墓遭遇民宅压顶墓主为东汉零陵太

发布时间:2019-07-12 20:11:52

永州千年古墓遭遇民宅压顶 墓主为东汉零陵太守

2月23日,永州市零陵区司马塘路北侧,东汉零陵太守龙伯高之墓被一民房门前护坡压占。图/辜鹏博   在永州,保护龙伯高墓的呼声已久。然而,人们不得不面对的一个尴尬是:这座古墓上,压着一幢4层楼民宅。   龙伯高是东汉时期零陵太守,因威廉德政被后人追奉、纪念。龙伯高墓是古城零陵唯一一座有名有姓且碑墓俱在的汉代历史着名人物墓葬,至今已有1900年历史。   墓上的民宅,改建于“龙墓”被确定为文物保护单位之后。调查显示,规划建设部门在受理居民的改建申请时,没有报文物部门批准。   墓上民宅是否合法,上级文物部门与零陵区政府部门的定性出现分歧,而由此产生的是是非非,使得龙伯高墓的抢救性修缮迟迟未能动工。对于正欲创建国家历史文化名城的永州来说,这不是个好消息。对于龙氏后裔来说,先祖坟墓被民宅压顶,也成了他们的一块心病。   现状似乎已成僵局,由此引出的诘问是:谁该为僵局负责?僵局如何化解?本报周喜丰 永州报道   破败的千年古墓   龙伯高墓历经近2000年,今日犹存。但尴尬的是,它被一幢4层民宅压着,“环顾四周,高楼林立,现代建筑挤挤挨挨,墓周边荒草萋萋,烂砖碎砾遍散……我们立于墓前,仿佛隐约听到了当年贤太守九泉之下的呻吟声。”   “保护范围被完全侵占,而代之以四层楼高的居民住宅;文物本体之封土堆被地坪钢筋水泥预制板覆盖压顶……环顾四周,高楼林立,现代建筑挤挤挨挨,墓周边荒草萋萋,烂砖碎砾遍散……现状一副破败颓废景象。我们立于墓前,仿佛隐约听到了当年贤太守九泉之下的呻吟声。这与其市级文物保护单位的身份,竟然如此的格格不入!”   2011年10月11日,永州江华人龙志祥给永州市委书记张硕辅寄去一封信——《千年古墓遭破坏,市保单位无人保》,如此描述了永州市文物保护单位龙伯高墓的现状。   不久,他接到永州市委督查室负责人,被告知张硕辅已经批示,要求对其反映的情况予以调查核实。   龙志祥的另一身份,是中华龙文化学术委员会副会长,族谱上,他是龙伯高第74世孙裔。   2月25日,前往永州零陵区寻访龙伯高墓。在零陵城北徐家井司马塘,民居拥挤,通过两米来宽的过道,在司马塘路13号巷入口处,一块文物保护字碑提醒人们:龙伯高墓静卧于此。   龙墓现存两块墓碑,其中一块已断裂,碑身风化、斑驳,隐约还能辨认碑上文字:“判永州事零陵钱塘杨继时顿首”,此碑立于明朝万历年间;另一块立于清光绪十年(1884年),“永州府儒学浏阳刘源淏后裔田重立”。   龙墓北侧,一两米高的护坡上,是一幢四层民宅,贴满白色瓷砖,护坡平台正好位于龙墓上方,压占了墓顶。现场目击,证明龙志祥所言不虚。   “2007年,我第一次寻访到先祖龙伯高墓时,见此惨状,泪流满面,长跪不起。”一位龙氏后裔说,作为后人,看到先祖的墓没能得到保护,愧疚与愤怒交织。   据《后汉书》和《永州志》记载:龙伯高(公元前1年-公元88年)于汉光武帝25年敕封为零陵太守。在任期间,他致力于恢复因战乱而受创的当地经济,教化风俗,史称其“在郡四年,甚有治效”。此外,他以其仁厚谦逊的为官为人之道,为历代各族人士所称赞,赢得了“孝悌于家,忠贞于国,公明莅临,威廉赫赫”的历史评价。公元88年,龙伯高卒,葬于永州北门外司马塘,石墙围护,立祠建坊。   永州市相关文物专家介绍说,近2000年间,龙墓位置没变,历代史志有载,后裔祭拜不断,是湖南不可多得的古代名人墓葬,具有十分重要的文物价值和旅游开发价值。   如果追溯过往,龙伯高墓被列为文物保护单位的时间较为久远,这可佐证该墓的价值。1982年,永州市人民政府公布市重点文物保护单位,龙伯高墓在列,该文件附件表明,1957年龙伯高墓曾列入省级重点保护单位。在1959年公布的湖南省第二批文物保护单位中,龙伯高墓再次入选,据文件记载,当时封土堆高2.4米,直径5.2米,有石砌墓围。 [1][2][3]下一页糊涂的改建审批   永州市文物管理处认为,芝山区(现零陵区)规划建设局未与文物部门协商便批准李少武的改建报告,为该违法行为提供了条件。零陵区委常委、宣传部长廖兴盛说,从目前调查的情况看,确是审批环节出了问题。   2002年7月17日,永州市芝山区(现零陵区)人民政府公布龙伯高墓为区级文物保护单位,保护范围为“以墓中心为圆心,以20米为半径”。2003年8月8日,永州市人民政府公布市级文物保护单位,龙墓列古墓葬第一位。   然而,两年后,龙墓北侧的一栋砖木平房,经过改建成了一栋4层的水泥钢筋结构楼房,房屋前三四米宽的平台压盖墓体。龙伯高墓今日之状况,引发毁弃之忧,也引发龙氏后裔不满。   楼房户主李少武,在文物保护范围内的改建为何能够通过审批?这是很多人的疑惑。   根据《文物保护法》第十七条规定:“文物保护单位的保护范围内,不得进行其他建设工程或者爆破、钻探、挖掘等作业。但是,因特殊情况需要在文物保护单位的保护范围内进行其他建设工程或者爆破、钻探、挖掘等作业的,必须保证文物保护单位的安全,并经核定公布该文物保护单位的人民政府批准,在批准前应当征得上一级人民政府文物行政部门同意。”   2011年6月,永州市文物管理处一份《关于李少武在市级文物保护单位龙伯高墓保护范围内建房的调查报告》中指出:2005年6月3日,永州市芝山区(现零陵区)规划建设局批准了李少武的旧房改建报告。   文物管理处认为,区规划建设局未与文物部门协商便批准李少武的请求报告,为该违法行为提供了条件;由于坟墓附近民众不允许树立文物保护标志牌,导致文物保护法律宣传不到位;另外,李少武也缺乏文物保护法律意识。   零陵区委常委、宣传部长廖兴盛介绍说,李少武在申请旧房改建时,规划建设局与文物部门沟通协调不够,也因为当时规划建设部门市区体制调整,以致把关不严,衔接脱节,使改建申请获批。   廖兴盛还介绍了另一事实,李少武的房子2004年通过规划审查,2005年办理规划许可证时只批了三层,但李加建了一层,规划建设局2006年发现超建之后,要求李少武补交了超建面积规划费用。   廖兴盛说,从目前调查的情况看,确是审批环节出了问题,区纪委牵头调查,已拿出处理意见,要追究相关人的,“对政府部门行政审批把关不严,区委、政府追究的态度是坚决的。”   一位当年零陵区文物管理所主要负责人介绍,文管所当年在巡查过程中,发现李少武改建房屋之后,对周边居民送了文物保护法和相关文件,宣讲法律法规;并与上级作了汇报,还把主管副区长、文化局长及文物处相关领导请到了现场,“我想借领导的力量进行制止,但没有人听”。   非法与合法之争   零陵区政府部门认为,“李少武有国土证,规划审批也有,如果认定为非法建筑,比较难”;文物部门则认为,依据《文物保护法》,李少武改建房屋未征得文物管理部门同意,是违法建筑。   在张硕辅批示之后,零陵区组织了调查,但处置工作难以推进。对于李少武的房屋如何定性,也成为两种逻辑下的争议:文物部门与零陵区政府部门的定性截然不同。   2011年10月11日,零陵区规划建设局在一份报告中指出:李少武房屋于2005年经审查同意后,办理了相关规划手续,建筑发证面积为548.8平方米。但是,当时审批了该房屋建筑工程,其护坡的加固及改造工程未审批,李少武房屋建设时位置有变动,超出了原审批范围。   区建设局给出的处理意见是:护坡平台未经审批,且压占龙墓,对该市级文物保护单位造成了直接影响,建议联合执法,拆除该护坡;为保护和今后修复龙伯高墓,建议拆除李少武房屋,即由区房产局对李少武房屋进行价格评估,再根据评估结果,由政府组织协商处理。   2011年11月9日,永州市文物管理处向零陵区人民政府发出加大执法力度的建议函,认为龙伯高墓被公布为市级文物保护单位后的新建建筑,既未经公布该文物保护单位的永州市人民政府批准,也未征得湖南省人民政府文物行政部门的同意,所以该新建建筑应视为违法违章建筑。   零陵区委常委、宣传部长廖兴盛介绍说,2011年11月16日,他主持召集了相关部门协调会议,当时定的调子也是要拆除李少武家平台。   但是,在随后的行动中出现了“插曲”,“在对李少武房屋的合法性认定上,麻烦来了”,“李少武有国土证,规划审批也有,如果认定为非法建筑,比较难。”   另一个“插曲”是,在核定李家土地面积时,发现平台也在范围之内。廖兴盛解释说,过去在发土地证时,由于技术制约,不像现在用坐标来界定那么精确。   由此,此前协议会议定下的调子被推翻。廖兴盛说,之后,他亲自出面,带政府和相关部门人员到现场查看,并与李少武进行沟通,出于文物保护及龙氏后裔要求,询问李少武能否拆除平台,但李少武态度强硬,不予同意,处置工作遇到很大阻力。   但对于李少武的房屋不能认定为违法建筑,文物部门不予认同。永州市文物管理处有关人士称,文物部门认定为违法建筑的依据是《文物保护法》,“文保单位自公布之日开始,在保护范围内进行任何建设工程,都要向文物管理部门报批,必须先征得文物管理部门同意,否则视为不合法。我们用《文物保护法》来分析,这是个死调子。” 前一页[1][2][3]下一页抢救性修缮难启   围绕改建房屋的是与非,使得政府处置工作难以推进,意在抢救性修缮龙伯高墓的“德政园”工程迟迟不能启动,千年古墓的现状依然令人唏嘘。   跨越千年之后,龙伯高墓之现状,让人唏嘘。   据相关文物专家介绍,龙伯高墓曾经占地三亩以上,墓前有祠堂,历朝历代都有维修,在此立碑纪念者不在少数。清同治十二年(1873)曾重建龙氏祠。民国年间,龙墓开始走向破落,范围不断被蚕食。1949年,龙氏祠被拆毁。“文革”时,龙墓未能幸免,进一步遭到破坏,封土堆一半被附近居民围墙圈围,另一半成了菜园,墓前4米也建起了民房,再后来建设新村,龙伯高墓隐身于民居之间,仅留狭小入口,再后来,仅存的墓冢也被民居压住。   文物部门一度想在此立碑保护,但当地居民不同意。直到2011年清明节,龙氏后裔募资买下墓南侧的一幢平房并予以拆除,才树立了保护标志碑。   为保护龙墓,龙氏后裔尤为心切。2006年,龙氏后裔向零陵区文化、文物部门表示,有意结合文物保护筹集民间资金,恢复龙伯高墓旧有规模。他们还编制了《永州市零陵区龙伯高(汉代)墓葬抢救性修缮工程与环境整治方案》,得到零陵区政府和省文物局支持。2007年1月30日,省文物局曾专门发文:同意按这一方案进行修缮。   2008年初,龙氏宗亲捐资3万元由区文化文物部门负责制作了《零陵德政园建设工程可行性研究报告》,并报零陵区发改委立项。2008年8月8日,零陵区发改委发文同意引资建设“德政园”工程,项目总投资1210.73万元。   但是,围绕改建房屋的是与非,使得政府处置工作难以推进,意在抢救性修缮龙伯高墓的“德政园”工程迟迟不能启动。   李少武表示,自己建房屋时,山上有很多墓,也无标志牌,改建的房屋也通过了正规手续审批,合法合理,错不在己,对此要换位思考。   李少武还称,因为龙氏后裔前来祭拜者多,烟雾缭绕和放鞭炮,严重影响了他一家人的生活,他曾多次向政府部门反映。   至于拆迁,李少武态度坚决,“把前面的平台拆掉的话,我这幢房子就废了。”   古城的文保困境   “说来说去,还是个钱的问题。”因为资金紧缺,零陵区决定引进民间资金保护文物。有文物专家表示,最根本的是保护意识要加强,“没有钱,卫生总可以打扫一下嘛。”   历史与现实交织,让龙伯高墓的保护、修缮举步维艰。   “保护文物本是政府分内之事,虽有龙氏后裔愿意捐资,但问题的核心是依法与违法的关系,不宜把问题转化为龙氏后裔与李少武的矛盾,龙氏不出资政府就不动。”永州市一位文物专家表示,化解僵局还需要智慧。   永州市文物管理处曾建议,拆除直接侵占古墓本体的月台和护坡,恢复古墓核心景观,同时,继续推进“德政园”建设项目,把龙伯高墓这一重要文化遗产打造成为永州历史文化名城的重要景观。   廖兴盛表示,下一步,文物部门、社区应加强巡查,防止人为破坏,还要进行大的整治,由文物部门拿出关于龙伯高墓的整体规划,报区委、政府同意后实施。“如果按照半径20米的保护范围的话,周边还有几栋房子要拆除,要搞好就要有大动作。”   但廖兴盛同时坦承,单就拆迁这一块,区里财力吃紧,拿不出那么多钱。事实上,财力吃紧并不只体现在龙伯高墓的保护上。   文物专家介绍,零陵区文物点多,各级文物保护单位达56处,但所有文保单位保存都不完整,文物毁坏情形不同程度发生,严重者破败不堪,甚至摇摇欲坠,建设性破坏时有发生。   永州市文物管理处相关负责人坦承,过去文物保护意识淡薄,破坏较为严重。比如省保文物单位武庙,目前留存的仅是主殿,整体规模只有原来的五分之一,附属建筑历经“文革”,毁坏殆尽。现在,文物部门正对武庙进行勘探,搞清楚原始建筑的布局,然后再进行修复,把原貌展示出来。   而另一省保文物单位文庙,经历2008年雪灾之后,损坏程度可谓雪上加霜,一片破败。现在,在入口处仍悬挂着一块警示牌,上书:“文庙因年久失修,有安全隐患存在,急待维修。为确保生命安全,我所决定从2009年4月1日起禁止对外开放,不听从者一切自行承担。”   另外,文保部门的力量也较为薄弱。据介绍,零陵区文管所只有十余人,永州市文物处24名职工,专业人才仅有一半。如此薄弱的专业力量,在文物保护中捉襟见肘。   永州,自古雅称潇湘,扼湘粤、湘桂交通咽喉,是楚越文化交流重镇、五岭北麓的历史文化名城、湖湘文化的重要发源地。自远古时代始,当地民众创造了璀璨夺目的永州文化,遗留下丰富的文物遗存。   2011年的永州市党代会上,永州市提出要用三年时间创建国家历史文化名城,永州系湖南第二文物大市,而零陵又是重中之重。文物保护非常迫切,执政者的观念正在转变。   廖兴盛说,做好文物保护和规划工作,是零陵区最近两年的工作重点,除了国保文物单位柳子庙外,大部分文物的保护资金都要地方自筹。   因为资金紧缺,零陵区在开发过程中,引进民间资金来保护文物。采取的策略是,有开发价值且能够招商引进民资的,进行保护开发利用,“在开发中保护,在保护中开发。”对于还不具备招商条件的,抓紧编制规划,根据财力尽可能地保护,“说来说去,还是个钱的问题。”   永州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文物专家表示,最根本的是保护意识要加强,“没有钱,卫生总可以打扫一下嘛。”

前一页[1][2][3]

外贸网站建设,这几点很重要
有赞微商城入驻费
微信上怎么开通小程序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